2015 巴黎西帖國際藝術村駐村

一、前言或緣起:

法國近百年來現代音樂百花齊放,梅湘、布列茲等都是對我啟發頗大的作曲家。第一次來到巴黎,是2013年底於倫敦大學金匠學院攻讀音樂碩士時,因為校際合作的關係,與碩班的老師、同學一同參加ircam媒體聲音研究中心(Institute for Music/Acoustic Research & Coordination)的年度研討會。會中見聞對原本僅有流行音樂製作經驗的我產生不小的衝擊,許多資訊與技術當下還無法領略,能有機會再來到巴黎,對我而言亦是一個自我檢視的機會。

二、創作領域及過程

西帖藝術村比較像是提供一個居住與工作的空間,但在器材與技術上能提供的幫助近乎於零,對於新媒體或科技藝術類的創作,是較為不便的。若相關單位能彙整過往藝術家的經驗,將不同技術與工具,如木工、鐵工、雷切等店家的資訊彙整,相信會對藝術家的工作效率有所幫助。

在駐村前期,主要創作方向為現場電子即興演出,並有幾個創作計劃在發想。除了在西帖的Open Studio與台灣駐村藝術家聯合呈現外,也安排了倫敦的巡演,並與當地紀錄片導演合作了《浮游 Roam》 紀錄片配樂。

駐村期間發展的藝術創作計畫,主要是將音樂性中的「節奏」概念帶入日常生活,去討論個體行為乃至城市規劃中隱含的節奏。在公共空間中,日常的移動與行為,形塑了我們對於城市的記憶。不同的街道、不同的路線,喚起各種生活樣態,是共構城市集體記憶的元素。將城市的有機性加以應用,可視為機率作曲的元素,每一個於城市中活動的人,都有機會成為這首曲子的參與者。有機與無機之間、刻意與機率之間,光景地圖的作曲方式,擴大了在聲音創作形態上的想像,並包含著眾多發展可能。

未來可能的發展,是透過「聲化(Sonification)」的技術,將簡單行為的重複狀態,轉化為節奏分析而產生的流動聲響。一個場域是一世界的縮影,我將流動的資訊收納,使其以聲音形式流轉進入空間。將於不同地域蒐集到的相關數據做為可調變聲音的參數,使得合成聲響成為我們接收、映照與投射於生活環境的媒介,在此同時藉由不斷變動的聲音,喚起我們對於眼見事物之外的關心。

十一月時,受到俄籍策展人Ekaterina邀請,開始進行二月初於巴黎Jed Voras藝廊展出的合作計畫。策展人過去並未接觸過台灣藝術家,僅因曾與西帖合作過活動,經由藝術村引薦才促成此次合作 。因創作經驗尚淺,在台灣時,其實我連該怎麼找到策展人都不太清楚,所以這是我第一次在創作上與策展人合作,也是第一次進行個人的裝置作品展出。

身在歐洲時,對於西方的藝術發展與關注方向確實會比身在台灣時要來的直接、具體,過去所接收的資訊跟眼前所見互相連結,漸漸就有了更為立體的觀察,並能夠切身地去觀看、涉入不同場景,藉以重新定位做為藝術家所抱持的期待與創作方向。

三、駐村成果發表內容

駐村結束前,與獨立藝術平台The Voyerist合作,於位在巴黎14區的Jed Voras藝廊舉行駐村成果展覽。Jed Voras藝廊在展覽空間外亦有駐村計畫,藝廊總監Aleks是波蘭人,對年輕藝術家與具實驗性的創作計劃相當支持。

這次在Jed Voras呈現的「Repetend」展覽計畫,是一現地製作的聲音裝置,將巴黎周遭的環境錄音加速上百倍,經由不同地點的「縮時錄音」,在看似抽象的壓縮噪音中,呈現都會空間的音景節奏,並延伸建構時間認知的過程,讓聽者得以從另一角度感知環境中的聲響流動。

法國哲學家Lefebvre認為,日常生活與節奏的關係並非恆常不變,「節奏」可被視為某一動作的重複,但又不僅是如此。節奏不僅是空間和時間中運動的重複,它也從不同角度體現了規範化的行為和意志。在觀察一空間中各種重複的事件時,節奏便隨之進入普遍情境下人們建構時間認知的過程,「重複」成為連結「相同」與「不同」事件之間的線索。

一般在接收音樂作品或是聲響創作時,都是經過混音才由播放裝置重現。如果把同一曲目的中各種聲響,由不同播放裝置同時播放,聽眾仍然是接收到跟混音成品一樣的材料,但因為分別是由不同聲源所發出,彼此之間交互關聯又可以各自獨立,觀眾的主體性在此便得到提升。

在上述考量下,展覽現場透過八聲道音訊系統,分別呈現巴黎不同地點的縮時錄音,將展覽空間轉化為混音的場所,觀眾參與其中化被動為主動。人的移動與對聲源的控制變成調整混音的方式,原本應該是客觀、被動接受的混音成品,現在聽者可以涉入其中。人面對單一聲源時會產生互動關係,但同時此聲源又跟展覽空間內其他聲響交互建構出另一形象;聲音的內容是同一曲目,但隨著聽眾移動才能一窺全貌。藉此,可進而探討聆聽的方式及感知的機制。

關於城市中個體與外在結構的「節奏」,從巴黎駐村期間的發想,近期已逐漸發展為「光景計畫」,正在不同城市持續嘗試與修正。

四、小結

在國外時,會更切身感受到台灣在國際上的弱勢。但一方面,也會感到台灣藝文補助與爭取國際空間等相關措施的效率有待改進。能夠獲得官方資助在歐洲自在生活半年,想起來仍是那麼地愜意且令人羨慕,對個人來說當然是有利的事,但在獲得補助同時,心裡卻都會感到不安。像文化部選送西帖這樣只是租了幾個房間,卻沒有前後端配套與協助的方式,很明顯不是最有效率的方案。雖然自身也一定程度上依賴補助機制,但不適當的補貼會造成「尋租行為」,且總額補助下各項目間會互相排擠,反而損害整體效率;我對於開獎般補助個體的方式是存疑的。

當初申請時,給自己的期待包括:觀察歐陸在藝術創造性與市場價值的均衡點、提升技術與磨練眼光。半年過得很快,走馬看花地時間就匆匆過去了,技術上沒什麼提升,但確實多了些餘裕去思考自己想做什麼、適合做什麼。在國外遊走了好一陣子,對於回到台灣後的下一步,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消化...純粹以創作方向來說,應該是會更有自信些,去嘗試真心感到有趣的事物。